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

遙遠的意識

波拉尼奧(Roberto Bolano)怎樣寫得出如此精妙的故事呢?一邊讀《遙遠的星辰》(Estrella Distante),一邊自問。

先建立一個敘事世界,如築起一幢大樓,設計好每一個房間,設想好每一位住客,再從每一位住客的角度寫出他們所看到的大樓故事:他們自己的、別人的......交織出整部小說?

隨意識流動,從無意識流出,類似自動寫作地,讓一個個看似不相關的故事,滙合成事先不可想像出的敘事泉流?

後設寫作,先編織好每個故事,再將這些故事如布碎般陳列桌上,才想如何把它們織成一件好看的時裝?

......

是哪一個方法呢?

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

後真相與新後現代

是的,我們身處「後真相」狀況。在假新聞、另類事實、資訊爆炸/泛濫、自我封閉的當下,「後現代」在九十年代退潮後強勢回歸,但已非以往的福柯、德里達、德勒茲、布希亞的後現代,不是挑戰邏各斯中心、白人文明中心、視覺文化中心的後設反思年代,而是與右翼新民族主義結盟的「新後現代」(容許我們用這個term)。第一個後現代是相對進步的,挑戰信念和真理,為了解放而不惜流於相對主義,今時今日的新後現代,則是一種術,一種搶權遊戲,一種連自己也根本不相信自己聲稱的,明知有問題明知是錯也會實行到底的操作。因此,人類文明其實已到了徹底崩壞的邊緣,而我們不是不相信、不接受、自欺一切正常,便是自我封閉、憂鬱地怠倦下去。在我們面前的不是死亡,而是寂滅。
倖存者面對的最嚴峻問題餘下:如何各自以自定的「規律」生活方式挺下去?在寂滅前後作出最有限但也可能是最大限度的反彈。

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

反覆在《周易》就是復卦

反覆在《周易》裡的象徵就是復卦。

地雷復,一陽爻居於眾陰爻之下,是陽氣恢復之卦,就剝(砍削)的相反義來說,是修復、恢復的跡象,而且標明時間--七日之內,有氣來復。

復也是反覆,而反覆就是返復,反覆蓋上就是此上彼落,是時間,也是存在,是道。存在不是沒有消逝,而是逝去後重新出現,有去有回。往而不返,不道。不道早已。

復也有階段、種類。不遠復、休復、頻復、中行獨復、敦復,不是吉也起碼無悔無咎(重點似是保持心情暢快、謹慎小心、一次過不要跑太遠,以及去到目的地一半也不排除回來的意願,不怕急著回來,只怕不想回來),目的地不是重點,能回來才是重點,又或者,那就是擺蕩結構,是振動,是弦。唯有迷復是凶。因迷路而回來,回來了也不對勁,難道不就是,那意味著你是不得已才回來,又或者,你的心留了在迷途之上,還不算真正回來。

剝和復的互卦都是坤卦,這可能也是道家易的一種詮釋方向。存在的內在性是坤,或以坤為本,坤就是大地,也象徵作為純粹潛在的道。

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

體無用有

關於體無用有這個中國哲學共有範疇,最近聽見有人用齊澤克等論述意識形態的說法去比附。根據這個說法,意識形態是空的,是無,但因為大家相信它,它便有了功能/功用,它的實在就在其功能發揮之上。例如聖誕老人,他不存在,但大家相信甚至是假裝相信他,於是每年聖誕節依舊有他「派發」的聖誕禮物,顯示他的存在。齊澤克關於意識形態另一個流行說法是:意識形態是人對外在世界的自發反應結果,通常和我們某些痛快感和欲望有關,我們一般享受如此看世界,亦自然傾向如此看世界,踏出意識形態直面世界每每需要殘酷的暴力。換言之,意識形態是人和世界之間的,虛的一層,抹走的結果會帶來噩夢的真實。

然而,中國哲學儒釋道三家共許的體無用有說法,無論是講道體抑或心體,都是講境界的無。道體是超越境界,心體則是實踐境界。一定要用心理分析的說法,反而接近真實/the Real的無。真實的無,通觀念論的無,用康德的話頭,是一個regulative concept,它是相對於認知機能為無,即不可知。真實不可知、不可欲或直接欲求,但它確然在那裡,就在我們所知的那個之外。然而,世界彷彿是繞著這個無運轉,我們也正是圍繞著這個無頭起頭沒,營役打轉。

實踐上的體無用有,最佳的表達就是莊子的兩行之道、儒家的四勿(非禮勿視等)四毋(毋必毋固毋無我等)、佛家的六波羅密多,都是內在體證。體無是超越體證,體無用有就是內在體證。這個說穿了就是修行,修行都是體無用有。

意識形態操作離修行太遠了,某意義上它是反修行的,修行的前提也是穿越意識形態。如果我們視哲學和信念為意識形態,如教條馬克思主義理論,那麼,我們便只能站在外圍指點江山,無論自我感覺如何良好,也沒有進行任何思考,沒有作出任何體證。

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

雞年前的周易思考斷片

正月前是臨卦,於我是靈感來臨之謂也
(1)道家易學要訣在頤、大過、小過、中孚四卦之上;
(2)零與一是二進制算術,一與二是陰陽易算,兩者的關係何如;
(3)連山、歸藏、周易不是真有三易,也不能據之分儒家及道家易;
(4)河圖洛書全據後天八卦(不是八卦出於圖書,是圖書出於陰陽八卦),已摻合了五行學說,所以該起碼在戰國才有;後天卦數用六(陰數),所以戰國時易的主流仍在道家,先天卦數用九(陽數),可能反映與陰陽家結合的漢儒後發託先(先秦似不重卦數);
(5)演卦用於占,每卦含六十四種變化,即一部易經含四千零九十六條目;玩卦用於學,每卦起碼含四層(本互錯綜)六階段(乾坤各多一階段),所以要說明白也要六百四十二條目(裡面看似有重複,但因為有主次,其實屬不同層次)。動而占《焦易》發揮甚詳;靜而學,仍待有心人補完;
(6)反覆讀易,就是把裡面一層蓋一層的東西展示出來,有橫向的解讀(即臚列其層次),有縱向的解讀(即展示不同層次的關係和變化)。